范卓云 特朗普对亚洲带来挑战与机遇

新任美国总统特朗普在1月20日宣誓就职后迅速签署多项行政命令,强力推行富强烈保护主义色彩的「美国优先」政策。特朗普在传媒访问中扬言会徵收「极高的边境税」,又签署行政命令,使美国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係协定(Trans-Pacific Partnership,TPP),并宣布与加拿大及墨西哥重新谈判北美自由贸易协议(NAFTA)条款,最近更签署极具争议性的穆斯林入境禁令,令市场关注贸易壁垒增加的风险因素大幅上升。儘管特朗普政府尚未公布具体的贸易限制措施,但美国与贸易伙伴的未来关係变得极不明朗,将打击投资者对受影响市场的风险情绪。

在贸易保护主义的阴影笼罩之下,今年亚洲区的出口前景不容乐观,除了特朗普矢言採取贸易保护政策以防止美国本土就业职位流失,环球需求增长亦依然疲不能兴。滙丰经济研究部预测亚洲区今年总体出口将比去年倒退3.3%,以出口为主导的亚洲经济体如南韩、新加坡、马来西亚、泰国、香港和台湾,将于全球贸易逆境中面临更严峻考验。

中美爆贸易战可能性不大

特朗普就任后白宫即发表声明,警告将制裁「违反贸易协定并损害美国工人利益的国家」,但笔者预料特朗普政府将先行完成NAFTA谈判,与加拿大及墨西哥重新议定贸易条款后,才会与亚洲主要贸易伙伴展开双边谈判。中国及南韩同属美国的6大进口国,因此中国及南韩将成为美国在亚洲贸易谈判的焦点,有关贸易谈判的消息预料会令人民币及韩圜滙价持续受压。儘管人民币面临挑战,但中国有充足经济实力及政策工具控制人民币滙价有序地逐步贬值,同时人民币滙率的定价机制在今年内有可能出现若干调整,以减低美元兑人民币滙率所带来的影响。我们预测,人民币兑美元滙率在今年底将跌至7.20水平,韩圜兑美元滙率在年底也将回落至1210水平。

市场一直担忧特朗普的贸易政策将对中国经济带来冲击,我们也预测中国今年出口将比2016年下跌8.5%,但出口回落对今年中国经济表现的影响相当有限,基建投资增长和个人消费才是中国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我们维持今年中国GDP增长6.5%的预测。笔者认为中美爆发贸易战的可能性不大,观乎特朗普的商家背景和美国利益为先的策略考虑,相信他会通过贸易谈判而不是打贸易战来为美国争取经济利益,在北京努力稳定人民币滙价的情况下,美国不大可能正式指控中国「操纵货币」,而且中国经济正从世界工厂迅速转型成为全球最大的消费市场,中国是不少美国企业、服务出口和农产品的重要市场,中国所持的美国国债金额亦非常庞大,在未来的贸易谈判中,北京将拥有很强的讨价还价能力,相信中美两国在经过激烈的贸易谈判后,最终将可解决双边贸易纠纷。

美国退出TPP势必影响其长期以来与亚洲伙伴建立的自由开放地区经济关係,不少亚洲经济体都是TPP成员,当中包括日本、新加坡、马来西亚、越南、汶莱、澳洲及纽西兰,只有中国被排除在外。笔者预期美国退出TPP将削弱美国在亚洲的影响力,促使美国盟友更为依赖区域性组织以维护自身利益。亚洲目前拥有数以亿计的中产阶级,若美国筑起贸易壁垒,将加速亚洲出口国开拓区内市场以减低对美国消费者的依赖。事实上,亚洲国家之间的贸易额佔区内贸易总额的比例,已从1990年的不到46%,上升至现在约六成。

美退出TPP可加快RCEP谈判

美国走向本土保护主义,为中国带来策略性机遇。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上月举行的世界经济论坛上的演说表明,既然美国有意转向本土主义政策,中国有志担当领导全球化的角色,带头推动自由贸易及全球一体化。在特朗普任内,预料中国在亚洲地区以至环球贸易中的影响力将会进一步上升,中国作为亚洲区的最大贸易伙伴,将透过「一带一路」成为区内基础设施和製造业投资资金的重要来源,并在推动亚洲区内贸易关係及经济合作中担当更重要的角色。

而在美国退出TPP后,亚洲的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协定(Regional Comprehensive Economic Partnership,RCEP)的谈判进展很可能会加快,RCEP谈判可能在今年稍后时间达成首项泛亚洲自由贸易协定,减低美国退出TPP对亚洲贸易带来的冲击。RCEP包含中国、印度、日本、南韩、澳洲、纽西兰及东盟10国,涵盖全球约一半人口及全球国民生产总值近30%,预料RCEP将透过涵盖货品、服务及投资的自由贸易协定,连结世界三大消费市场的中国、印度及东盟,此举可望为亚洲地区(尤其是东盟地区)的供应链带来新的投资诱因。

中国印度印尼内需驱动看好

此外,特朗普推行穆斯林入境禁令,有可能令亚洲区的医疗旅游业和教育服务业受惠。在东盟区内,印尼和马来西亚均是穆斯林大国,是中东游客的热门目的地,马来西亚、新加坡和泰国也是中东消费者医疗旅游的主要目的地,亚洲区的大学预料也将吸引更多穆斯林学生报读。

面对贸易保护主义的挑战,我们看淡依赖出口的南韩、新加坡及马来西亚市场。笔者最看好区内最大3个经济体中国、印度和印尼。在亚洲区内这3个国家经济增长速度最快,而且都是以内需带动增长,对出口的依赖低于亚洲或经合组织国家(OECD)的平均程度,因此对外贸和环球资金的依赖较低,受特朗普的贸易保护政策的影响较小。我们在2017年看好中国、印度和印尼,因为这3个市场均积极推进结构性改革,经济增长的可持续性较强,改革政策支持这3个市场的估值,它们也具备经济实力对应贸易壁垒的挑战,其对环球政治风险的抵御能力相对其他亚洲市场较高。

作者为滙丰私人银行董事总经理兼投资策略亚洲区主管,负责为亚洲私人银行客户制订区内各个资产类别的投资策略和主题。她每月为《信报》撰写专栏评论,逢每月上旬刊出。

注:投资者应注意,新兴市场、亚洲和中国股票的投资表现可能极其波动,并且可能因多种直接及间接因素的影响,导致相当波动。这些新兴市场的特质可能导致投资者蒙受重大损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