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卓云 猪年美息料见顶 新兴市场振雄风

新兴市场货币和股债在狗年经历了风起云涌的一年,美国联储局加息、美元大幅升值、中美贸易战和石油价格动荡为新兴市场带来重大挑战,但自去年12月以来,冲击新兴市场的利淡因素开始出现逆转。

储局明年9月势减利率

联储局在1月30日议息后,主席鲍威尔再度强调央行在加息问题上将保持「耐性」,会后声明更删除了「进一步循序渐进加息」的前瞻指引,被市场视为暂停加息的讯号。令人略感意外的是,鲍威尔表示局方正在评估缩表计划,强调不希望其造成市场震荡,将在未来数次会议上完成评估,使投资者憧憬联储局有可能在今年内停止缩表。「鲍威尔对策」意味美国加息周期快见顶,支持环球股票和债券市场于1月显着回升,修复12月急挫所致的大部分损失。

随着联储局对利率正常化进程转趋审慎,笔者料局方在未来6个月将採取观望立场,于2019年上半年按兵不动,只会在今年9月加息一次,届时联邦基金利率将介乎2.50%至2.75%,接近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对长期「中性」政策利率的2.75%预测中位数。

而联储局在9月加息后,可能要到2020年9月才会再有下一步行动,届时美国经济增长放缓,失业率料轻微上升,势将推动局方减息以防步入衰退。预计联储局将分别在2020年9月和12月减息四分一厘,10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则将维持低位,料在2019年底跌至2.5%。

值得注意的是,自今年初以来,新兴市场表现一直领先发达市场,前者的股票和债券基金均录得强劲资金流入,后者的股票基金却见资金流出;当中,流入新兴市场美元债券基金和ETF的资金流尤其强劲。

估值吸引 股债1月领涨

至于猪年投资展望,笔者预期在美息见顶、美元升势减慢、中国加推刺激经济政策、油价回稳,以及环球投资者对新兴市场的偏低配置等因素影响下,将支持新兴市场和亚洲资产在未来12个月重拾升轨。

估计中国将在未来数月陆续加推减税和宽鬆货币政策,提振内需和稳定经济增长,以减低贸易战对内地带来的冲击,中国是16个亚洲经济体的最大贸易伙伴,预料其刺激政策将有利稳定整体亚洲增长前景,为该区和新兴市场资产提供正面催化剂。

市场对美国加息预期持续下调,美元滙价回软和中美元首将于2月底再度会面作贸易谈判,中美双方近日显示出谋求达成协议的愿望,令人民币、新兴市场货币和亚洲股债的投资情绪回稳。踏入猪年,新兴与发达市场的增长预期差异将收窄。事实上,大部分新兴国家货币在去年第四季已经见底回升,其中部分亚洲货币如印度卢比、印尼盾和菲律宾披索均受惠于其国内央行去年的连串加息稳定滙价的政策。由于中美贸易谈判取得进展,美国加息和强美元的不利因素减退,均可提振亚洲货币的投资气氛,我们相信人民币今年将靠稳,仅轻微贬值至兑美元6.95的水平。

新兴市场的经济成长优势将再次受到投资者重视,我们预测新兴市场将于2019年维持4.4%的稳定增幅,并可望在2020年重新加速增长至4.7%。笔者认为,新兴与发达市场的增长率差异在未来几年将逐步扩大,吸引资金持续流入前者。

MSCI新兴市场指数2019年盈利增长预期只有少于10%,但实际表现有机会超出预测,目前12个月预期市盈率仅有约10倍,相对已发展市场的估值有巨大吸引力,由于新兴与已发展市场的经济及盈利增速料趋向步伐一致,有别于去年美国经济及盈利表现一枝独秀的情况。随着国际投资者逐步调整过度偏低的仓位,资产组合重新配置将为新兴市场带来机会。我们刚于1月调升拉丁美洲股票至增持,以反映巴西举行总统大选后推进结构改革机会上升的利好因素。

环顾新兴经济体的股市,笔者继续偏好亚洲,因其内需增长动力稳健,结构改革续见进展,估值偏低,而且净资产回报率稳定上扬。虽然MSCI亚洲(除日本)指数的2018年盈利增长为11.6%,但指数于去年却下跌15%,经历抛售潮后,亚洲股票估值重回近5年低位。在环球股票之中,我们对亚洲股票维持偏高比重配置,尤其看好中国、新加坡和印度股票,因为该些市场的盈利增长和风险回报展望最具吸引力。

北亚市场如日本、台湾和南韩,因其出口导向型经济较受环球周期放缓影响,但值得注意的是,中美贸易关係紧张导致供应链重新调整,有可能使部分亚洲国家受惠,例如印度、越南、马来西亚和泰国。近日印度媒体报道指出,台湾的iPhone代工生产商富士康将投资3.56亿美元,用作扩大位于泰米尔纳德邦和安德拉邦的厂房产能,把部分iPhone製造基地从中国分散至印度,12月份整体东盟地区的新增订单指数更连续第二个月录扩张。

人币债券配置比重增

新兴市场债券方面,在美息见顶及中国推出刺激政策下,将获得正面动力。目前市场预期中国人民银行将再度降準,我们估计人行今年会再降準100基点,料惠及中国债市。加上中国人民币债券将于今年4月纳入彭博巴克莱环球综合指数,带动国际资金流进人民币债券,我们期望人民币兑美元将在2019年底稳定在6.95的水平,因此对人民币债券持偏高比重配置。

至于亚洲美元债券市场,我们维持具选择性的投资策略,并视具战略重要性的优质中国国企债券为投资重点,个别中国和印尼的房地产高收益债券则提供具吸引力的利差,在美息见顶的环境中突显高收益的价值。

 

注:投资者应注意,新兴市场、亚洲和中国股票的投资表现可能极其波动,并且可能因多种直接及间接因素的影响,导致相当波动。这些新兴市场的特质可能导致投资者蒙受重大损失。本稿不涉及独立投资意见。